尽管拿到了F1世界冠军,但罗斯伯格还是怂了……

或许在看这篇文章之前,你早就已经知道了F1新科世界冠军尼科·罗斯伯格宣布退役的消息,毕竟在网络时代的飞速传播下,如此突如其来的重磅宣告,只需短短数分钟就足以震惊世界。一时之间,赛车界的所有媒体、社交平台都被这则消息所惊爆,但确实,在此之前没有人能够想到,罗斯伯格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赛场。

“我想借此机会宣布,我已经决定从此时此刻开始结束我的F1生涯。这很难解释清楚,但自6岁开始,我的心中就已经定下了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成为F1世界冠军。现在我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在25年的赛车生涯中,我为此付诸了一切,也获得了许许多多人的帮助,在我的粉丝、车队、家庭、朋友的帮助下,我终于在今年成功了。这样的经历难以置信,我会永记于心。”

就是在这样简单的话语下,现年仅31岁的德国人在FIA颁奖晚会的前夕宣告了自己的退役。但仔细想想,或许此时已身处喧嚣之外的罗斯伯格是轻松快乐的,毕竟为这个世界冠军,他已经作出了太多牺牲,在功成身退之后选择急流勇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在罗斯伯格有关退役的表述中,我们不难看出,争冠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与家庭因素是让他作出如此决定的两大原因早在日本站时,罗斯伯格就已萌生退意:“在我赢得铃鹿的比赛之后,总冠军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向我倾斜,但同时我也开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从那时起我就想,如果最后拿下了世界冠军,那我就结束我的赛车生涯。”

  

“我已经实现了我的童年梦想,我已经对此不再感兴趣,也不想再做第二遍了。于是我决定跟随我心中的想法,停下脚步,去做做其他的事情。”

罗斯伯格承认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下一次的总冠军之争,同时他也表示自己的家庭已经为他付出了很多:“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赛季,因为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其中,我在所有方面都发疯似的全力推进,所有和我参与其中的人,包括我的家庭,都作出了许多牺牲。”

正如电影《极速风流》中尼基·劳达的台词一般:“幸福是敌人,会让你变得软弱,让你开始怀疑,突然就有了放不下的事。当你把幸福当作敌人的时候,已经晚了,你就已经输了。”在阿布扎比夺下世界冠军之后,罗斯伯格与妻子热情相拥,他也将这个世界冠军献给了她。他大概在心中明白,自己以后可能已经没办法再一次这样拼尽所有了。

“在阿布扎比周日的清晨,我知道这可能将会是我的最后一战,比赛开始前,这样的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愈发清晰。我想去享受比赛中的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时光了……红灯熄灭后,我开始了人生中最紧张的55圈比赛……”

一说到罗斯伯格,我们总是不得不提起他相爱相杀多年的“死敌”——汉密尔顿。

毫无疑问,汉密尔顿是给罗斯伯格造成巨大压力的一大源泉,凭借在前两个赛季的强势表现,英国人让罗斯伯格黯然失色,罗斯伯格也一度走入到落败于队友的阴影当中。这个赛季,罗斯伯格能从汉密尔顿手中夺下世界冠军,可以说是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并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尽管外界仍对罗斯伯格有所质疑,但今年绝对是他在个人F1生涯中表现最成熟,最优秀的一个赛季。汉密尔顿说,自己可能是唯一一个没有为罗斯伯格的退役感到惊讶的人了。曾为挚友两人,近三年来却在同一支队伍中为总冠军争得你死我活,几近反目,相信这样的情况,是两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吧。

在对外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之前,罗斯伯格就亲自向汉密尔顿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汉密尔顿两天前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曾经说过,以后我们都会成为世界冠军的,如今我们的梦想都成真了!祝贺你,尼科,你做到了一个冠军所需要做的一切。当之无愧!”而罗斯伯格也转发并回复道:“当年我们在希腊度假时的话成真了,难以置信。”

似乎就在这忆往昔的字里行间,两人三年来的恩恩怨怨,都已随着当年的记忆化作过眼云烟,随风而散。

尽管罗斯伯格只在F1度过了不长亦不短的11年,但作为世界冠军科克·罗斯伯格的儿子,“罗公子”的一生几乎都在与赛车打交道。在31年的人生中,从6岁开始玩起卡丁车的他已与赛车结缘25个年头。

5天前,他在阿布扎比捧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世界冠军。截止至今,他在F1参赛206场,取下23胜,57个颁奖台,30个杆位,一切的数据都将在此定格。

4年前,他在中国站揽下了自己的第一个F1分站冠军。

8年前,他在澳大利亚站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F1颁奖台位置。

10年前,年仅21岁的他首次踏入了F1赛车的座舱。尽管当时他效力的威廉姆斯F1车队实力平平,但他在生涯首战巴林站就斩获了积分,更是拿下了最快单圈,并刷新了当时最年轻单圈记录持有者的记录。而这个记录,直到今年才被麦克斯·维斯塔潘改写。

14年前,还是少年的他闯入了方程式的世界,开启了长达数年的历练。

16年前,他遇上了那个名叫刘易斯的少年,他们打闹玩耍成长,一同在卡丁赛场上快乐飞驰,一起许下了成为世界冠军的愿望……

巴顿将军有句名言:一个军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新科世界冠军罗斯伯格今年才31岁,却已经没能摆脱家庭与生活的束缚,全身心地投入事业,在方向盘后战斗到最后一刻。或许公子哥出身的罗斯伯格,始终缺乏底层出身职业车手的执着和坚韧。作为一名狂热的赛车爱好者,我始终为他的选择感到可惜,但是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祝福他。甚至,期待他像舒马赫般复出……

传送门:

《当性感成为公式 揭秘D1漂移赛DOSS审查系统》

《我今年驾龄79年,刚买了人生中第二辆野马,你呢?》

《1850匹最速思域:明明可以刷圈速,我偏偏喜欢跑直线!》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