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梦:一个凶杀现场

  文 / 吴泠璇

  黎有一个可以呈现的梦。

  梦里的场景是晚上,她和好多人一起往家走。原单位的某位男领导谈论大家都认识的某人道:“他人穷,条件不好,他女朋友跟他在一起时,大家都不看好。结果现在俩人在一起了。男的生木耳卖,本来每月赚三千元,靠着木耳的副业,愣是把收入从三千变一万五千多。俩口子搬到山上住挺好的,每月存一万多,一年存十几万,也挺好的。”

  男领导接着说:“我也想搬到山上住。”黎凑趣地说:“你家小风和小武那体格,谁像拿锄头的人?”领导笑了,说:“是啊,小武拿锄头多瘦啊。”黎脑海中却浮现出小风的样子。心里有些怨念地想:“上初中时下晚自习你也不让小风来接我。”这样想着,却没说出口。

  他们到家了,黎继续往家走,心情很愉快,还是笑笑的。似乎这时是一行三人。

  路似乎有点不好走,刚下过雨,又加上夜里的原因,通往奶奶家宽胡同的路,有几块是泥泞的补丁状,得绕开走。

  到了家门口,情景很惊悚:黑暗的夜里,大门敞开着,地面有车辙的痕迹。同行的人小右说,可能他们把旅游的那些包拿走了。但看过去厨房北窗墙角似乎有冰的地面上,凌乱地立着一个高大长扁的黑包。旁边还有散乱的东西。黎觉得好像不对。

  他们一起绕过后窗,绕房半周走到前窗那儿,忽然看到室内爷爷住的位置,从上到下被铲得全是土,同行的人也感觉确实不对劲了。这时室内的灯突然黑了。更证实出事了。而且室内有人,是正掩埋现场的凶手,黎想:我们不能进去。

  这时黎同行的人中,在她身边的是个男孩子,他似乎正要进去。在梦里黎清晰地感到,这是自己的儿子。黎想保护他,拦住他不让进。心里想的是:“一定要保护他”,“他太弱了”,让他赶紧后退,回避到安全的地方,打电话报警。在黎后面的人,也似乎明白事情的利害,气氛很危机的样子。

  这个时候,黎吓醒了。

  身为闺蜜的我给黎解梦时,和黎共同探讨这个梦的主题,她想到的词有几个:恐惧、安全、保护、讨巧、讨好。

  黎梦里的家,实际上是她小时候的家。家里被破坏掉了,爷爷住的地方被铲了很多土,而爷爷是家里的男主人。男主人的位置被铲了土。谁是那个凶手?可能是黎,也可能是黎的老公,更有可能是他们的共谋。因为凶手就在室内,并没有走。这个问题也是正在发生的、未曾解决的问题。在梦里制造出的凶手,实际上是潜意识把问题的推出。只不过为了防止自我这个警卫的警惕,把它改装和压抑下去,不让意识觉察到而痛苦。而在梦里,黎深深地感到了失去家园的痛苦和恐惧。

  似乎男孩子就要进去了,黎要保护他,让他回避、打电话。实际上黎的潜意识已深深地察觉,儿子面临着巨大创伤带给他的危险和伤害。黎在梦里想把握或改变失控和危险的局面,想办法解决和处理,把危害降低。并且在保护自己和儿子面对这危险时,一定要有智慧。对于儿子和自己一起涉临险境,黎在醒来后,心里仍然疼痛。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儿子已经受到父母婚姻危机的伤害。

  在梦里,觉得儿子太弱了,有着母亲对孩子本能的爱和天然的保护,万一有可能的危险,想自己面对,不能逃脱。作为儿子的保护者,要智慧地保护处于弱势和懵懂中的儿子。

  而梦里的凶手在掩埋现场,是为了掩饰好,伺机犯更大的罪行而埋伏在那儿。好象布下的网已经打开,张网以待黎和儿子的进入。象征相关事件的遇害和创伤已经展开,等待黎的沉沦,巨大伤害已经开始。

  而那个陪伴者小右,他只是陪在身边,并未有所作为。黎感到那似乎是现实中追求她的人。只是陪伴她,而对她的心情、家人不问疾苦,不关底事。所以黎在梦里自己想办法去面对危局,而没有借助于身边的人。

  而高大长扁的黑包,似乎是承载的回忆高大长扁,有长的历程,但并不丰盛的扁。立在厨房,似乎是满足了一部分黎心理的需要和欲望,但可能也待加工。

  梦里提到旅行的包,似乎黎又要从家里离开,是这样的行为使家危机四伏、面临更巨大的风险。也似乎黎和追求她的男人在一起,也象旅行、在路上。旅行包旁边的散乱,似乎是旅行搅动的散乱。但终究旅行包未被动过,好象是一个渊源,又好象一个目标。因为小右说:可能他们把那个旅行的包拿走了。这句话点明旅行的包似乎是行凶人的一个目标。但终究没动还立在那儿,似乎这个包代表的离家、离开婚姻才是潜意识要告诉黎的话——这本来是被当成一个目标的。或许这也是小右关注的旅行和陪伴本身,所以梦中是由小右来讲,讲出了他的想法。

  而伤害已经揭开,惊悚又疼痛的梦境,使黎在梦的解析后难过了很久,也想了很多。那些梦里对领导的讨巧,以及心里暗暗地对领导的埋怨,有着对保护的渴求,和不可得的怨。关于领导讲述的旁人的故事,黎在和我一起析梦时惊觉,原来那可能是她内心的一种需要和埋怨,但这里面,也有着黎的传统思想,和伴之的推卸责任。

  梦里通往家的泥泞状的补丁,得绕开走,里面也包含着很多的寓意。黎自己想到和认同的是:回家的路有着既可说又不可说的难处在里面,有时需要绕过这些。

  这只是一个具象的解梦,在黎能接受和认可的范围;并没有涉及太深。梦里置换的意象简单直接。梦者在简单的沟通和启发下,可以想到和领悟很多的内容与意义。明白这些意义,和觉察到自己的潜意识,带着思考、觉察去生活,世界就有些不同了。我们可以观察自己的一些有意义的梦,在梦里,与潜意识相见、了解、懂得。带着这样的觉察,似乎在与自己相见。醒来的人生,领悟、接受和有所改变,世界和自己都会更清晰和不同一些。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