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历史之近现代 附带丝绸之路介绍

  

  悠久的文明,无法全然留存于先民记忆中,古老的历史,也只能部分记载在浩瀚史书里。文明起源时聚中原,散边陲,丝绸古道上一度驼铃叮当,往事如烟,许多深藏在历史尘埃中的掌故,等待人们去探寻。

  羌、塞、吐火罗、匈奴、月氏、乌孙、鲜卑、柔然、铁勒、突厥、回鹘、蒙古等族群往来冲突,带来频繁的武力征服,其迁移融合尽管有助于凝固沉淀,留下丰富的文化层,不过也因为宗教战争和民族信仰的更替中断,将许多理性文化逼出了历史舞台。中土、印度、阿拉伯、希腊几大区域文化源源涌入,搏击交流,先进文明此消彼涨,旧有文化节节败退,终于形成了许多死文字。

  文化断裂固然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追究西域文明的内在走向及其成因,首当其冲的就是自然环境的变异,尤其是山脉不断抬升导致河流改道,沙漠蔓延。其次,先民全面榨取生存资源,最终招致自然界疯狂报复也是不可忽略因素。古代文明一个个埋没在茫茫荒漠中,十五世纪以降,陆上丝绸之路逐渐走向没落,旧日的大陆腹心地带逐渐被人遗忘,失去活力。

  十九世纪后半期至二十世纪初,招来了瑞典的斯文•赫定、英国的斯坦因、德国的格伦威德尔、法国的伯希和、日本的大谷光瑞、俄国的普尔热尔瓦斯基等学者和探险家,在干旱难耐的戈壁沙漠追寻古人踪迹,发掘坟墓,剥离壁画,考察绿洲村落、河流湖泊的变迁,导致了古西域文物大量外流与失散。以此为基点引发的研究,却辐射到文化历史的各个方面,衍生出多学科、多视角的学术领域。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政治与学术固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不宜将学术问题纯政治化。故西域文化研究需要与政治保持适当距离,勿以政治理念相纠缠,以免成为社会学研究的附庸,而赢得学术的永久生命力。

  西域文化博览园讲解员办公室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