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川普时代下,我仍对未来充满信心

  

  昨天,爱范儿(微信号 ifanr)报道了比尔·盖茨夫妇致好友巴菲特和全世界的一封公开年信,其中总结了比尔 & 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以下简称为“盖茨基金会”)在过去 10 年里的工作成果。

  

  其中,盖茨夫妇提出了几个值得我们关注的数字,那直接地体现了基金会的工作成就:

  • 1.22 亿,这是自 1990 年以来盖茨基金会挽救的儿童生命;
  • 86%,这是目前全球儿童接种基本疫苗的覆盖率,盖茨基金认为疫苗是降低儿童死亡率的有效手段;
  • 100 万,这是 2016 年婴儿在出生当天死亡的数字。而在出生第一个月内死亡的婴儿则共有 250 多万;
  • 3 亿,这是发展中国家使用现代方法避孕的女性人数,这个数字从开始扩展到 2 亿就花了数十年,而从 2 亿增长到 3 亿则只耗时 13 年。
  • 0,零疟疾、零结核、零艾滋、零营养不良、零可预防死亡;穷人孩子和其他孩子之间实现健康零差别,这是盖茨基金会的终极目标。

  美国时间 2 月 15 日,盖茨接受了 GeekWire 的采访,分享了更多以上这些数字以外的故事,还透露了他和川普在去年 12 月对话的情况,以及永远跑不掉的主题——微软。

  全球首善,对未来保持乐观,对善款高效利用

  

  (图自 GeekWire

  虽然当今世界仍面对着很多不同的挑战,如经济、贫穷、战争和环境等问题,但盖茨基金的成员却一直喜欢将自己称为“乐天行动派(impatient optimists)”。对此,盖茨是这样解释的:

  客观地说,在历史上任意一个时期里,都有很多非常棒的进步,无论是从个人权利、健康还是教育方面来说。世界还是在变得越来越好。

  而盖茨基金会在近十多年来的工作中,成功地提高了全球卫生健康情况,不仅减低了儿童死亡率,对疾病的研究也获得了飞速的进展。虽然在一些领域,如研发 AIDS 疫苗这件事上所需时间比他们预计的要长,但他们过去已经获得了很多有用信息,足以保证 10 年以后的健康卫生情况一定会比过去任何时间更好。

  同时,他还表示,同样让人担心的是,许多人并不知道他们取得的这些进步,并没有意识到世界正变得更好。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因为那些用于推进这些进步的善款,很可能会从此断绝。

  而盖茨基金所获得的成果离不开对善款的有效管理。在 2013 年的年信中,盖茨就曾经详细阐述要有效地做慈善,需要遵循“结果考量”,认为对结果的定期考量是进行下一步策略调整的重要参考。

  在获得巴菲特价值 310 亿美元的捐款后,盖茨基金的资金量将近翻了一倍,他们开始回想过去有哪些行动获得了有效成果,同时也在寻找新的着手点:

  那简直棒极了,因为当资金翻了一倍后,你就会开始想,“好吧,(我们过去做的里面)哪些是有用的?”又或者会想,“好的,我们将有能力在那个方面作出很大改变。”

  (那笔善款)真的为基金会带来了很大活力,而我们在过去十年里获得的成就,有一半都得归功巴菲特对我们的信任。

  也正因如此,2017 年的年信才会命名为《巴菲特最好的投资》,因为那笔投入挽救了 1.22 亿儿童的生命,将儿童死亡率从 1990 年的 12% 降低到了 5%,同时也为设立更好的未来做了更完善的准备。

  当盖茨说和川普聊了创新时,他实际上都说了什么?

  

  (图自 Mirror

  2016 年 12 月,盖茨和川普针对创新这个话题进行了会面讨论。而在本次采访中,盖茨透露了更多关于当天对话中的内容。

  在会谈中,盖茨向川普介绍了盖茨基金通过疫苗所获的成绩:在 2016 年成功将小儿麻痹症病例控制到在 50 个以下,并表示今年如果顺利的话,可将这个数字降为 0;如在接下来 3 年来把 0 个案保持下来,那就可以宣布人类正式击败小儿麻痹症了。

  他还向川普解释了疫苗成本的原理,第一支疫苗的研成本也许会很高,但一旦形成产品,生产的边际成本就会越来越小。

  此前,有消息传出川普在考虑让小罗伯特·肯尼迪带头成立一个“疫苗审批委员会”,而肯尼迪和川普两人对疫苗也向来都持怀疑态度。因此,不少人都担心川普政府会为该项事业的推进造成影响。

  盖茨认为,关于疫苗效用的数据已经非常清晰了。虽然将近每个国家都有自己关于疫苗的谣言,但为了把疫苗推广出去,盖茨将“用自己的声音来尽力(推广),并避免任何会影响人们信心的因素,以达到让所有父母都能充分使用疫苗”。

  出了关于疫苗的话题外,盖茨还和川普讨论了新能源和气候问题。

  我(向川普)解释了,美国有许多很好的技术,(而新能源)就是这些(技术)的市场。它和更少的污染相关,它和美国就业机会相关,它和安全相关,因为我们无需再依赖外部的能源。

  虽然川普将温室效应视为“中国骗局”,但盖茨认为,虽然现在美国活在政府政策极高不确定性下,但研发和创新的经费并不一定会减少,甚至还可以增加:

  我认为经费甚至还可以增加,而我们要向决策层,甚至国会表明自己的立场并为自己辩护。

  而从创新行业整体而言,盖茨认为,政府可投资建立平台,而后面实操的事情就可以让私人企业来接手了。虽然也不确定川普是否会这样做,但盖茨还是想向他当面反馈这个问题。

  虽然要面对不少挑战,但“乐天派”盖茨对于川普政府下的发展,还是保持相对平稳心态。

  一直以来,盖茨基金会和美股政府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布什时代下,外援获得了最大支持:他们迎来了名为“PEPFAR”的全球性预防与治疗 AIDS 的倡议活动; 此外,还有针对疟疾的倡议活动。而在奥巴马时期,在预算收紧的情况下,政府还是提出了很多新的外援倡议。

  无论是能源还是儿童疫苗问题,希望政府还是会通过帮助其它国家来使保持(该国家的社会)稳定,以减低难民问题对美国的困扰。即便如此,现在仍存在很多争议——但这些(外援)却是我们未来能变得更好的原因。人们都以美国马首是瞻,因此我们必须做出表态。

  在这些事情上,我们的基金都是联合创始人,因此,我可以说我们正将大量资源投入于研制小儿麻痹症疫苗或是艾滋病疫苗,而在推动它们的发展上,美国政府将会是我们最好的拍档。

逃不掉的话题:“你觉得微软怎样?”

  

  (图自 The Silver Ink

  盖茨在 2000 年的时候,卸任了微软 CEO 的职位,转而担当微软的董事长,并为自己建立了首席软件工程师一职。2006 年,盖茨宣布在微软的工作将从全职改为兼职性质,并同时在盖茨基金会担任全职职位。

  最终,在 2014 年,盖茨辞去微软董事长一职,作为新 CEO Satya Nadella 的技术顾问。虽然已离开微软数年,但每当接受采访时,媒体都还要和盖茨聊聊微软。

  盖茨认为,Office 也许是微软了不起的财产了,它改变了全球用户工作的方式,提高了生产力,并表示微软仍在不断改进这套软件。

  除此以外,他认为 Windows 操作系统依旧还是微软很宝贵的财产,但随着大众将使用平台转到手机端,微软团队也在将产品进行相关调整,并且还在进行一些很有趣的尝试。同时,他认为 Windows 云端的服务也有着客户群上的优势。

  很幸运 Satya 和团队都建立了很好的工作氛围,我不时还会督促他们的工作,给他们写个小备忘录。和他们一起工作很有趣,而他们也会采纳我的一些建议。

太太梅琳达,工作与生活上最好的搭档

  

  (盖茨夫妇年轻时第一次到非洲,图自 gatesnotes

  我从在认识她(梅琳达)之前,刻意以一种不平衡的方式生活,转变到一种更平衡的生活方式,和她一起做各种有趣的事情。

  盖茨就这样直接地“炫妻”。

  两人在 1999 年结婚,并在 2000 年将双方合计 3 个家庭基金融合建立了比尔 & 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并以一种更透明的方式运营基金——捐款人可以查询自己所捐的款项都花到了什么地方,那时候大多数慈善机构并不支持该服务。

  我们一起建立了基金会。那在我们刚结婚的时候还不存在,但随着孩子开始大了,而我也改变了在微软的任职,我们开始可以投入更多的时间。

  对于我们来说,基金会是个全职的工作。我们的基金会的 CEO 是 Sue,所以每天咱们仨就一起聊工作。而巴菲特则是我们的共同受托人,所以咱们仨又一起聊战略上的事情,以上两位都是我们的很好的联合搭档。

  盖茨透露,他和太太经常会在一起头脑风暴,一起衡量资金投入价值等各种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基金会的年信会由两人共同完成。此外,盖茨还扬言和太太一起工作是件乐事,她除了更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外,数字感以及对科技的兴趣都很强,两人常常会进行长达数小时的讨论,进而会影响他们共同研发的新产品。

  从某个层面来说,由于我们是终身伴侣,这对于我们来说更为意义深远,因为我们余生都将这样继续下去,而和她在一起这样做很有趣。

  题图来自 Intellihub

  #欢迎关注爱范儿官方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更多精彩内容第一时间为您奉上。

  爱范儿| 原文链接· 查看评论· 新浪微博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推荐阅读